首页
今天: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天地 > 马岭河畔话沧桑(上)

马岭河畔话沧桑(上)

日期:2018-03-14 15:50:39 作者:王仕学 责任编辑:wxw 信息来源: 点击数:

马岭河畔话沧桑(上)

王仕学

  嘉庆二年(1797),朝廷批准在黄草坝置县。三年(1798)置县完成。2018年是兴义置县220周年纪念。咸丰《兴义府志》提到新县辖区包括三里、三营、二亭,具体说来是:中左里(今普安青山、楼下、兴仁潘家庄等地),中右里(今鲁屯、万屯、郑屯等地),南里(今下五屯等地);三营即捧乍、布雄、黄坪(今城区附近、石山半石山地区,七捧一带);二亭即册亨州同所属的巴结、者安。辖区中三营及二亭曾经属于土司管辖,即捧鲊营龙姓土司,布雄营陇姓土司、果河沙姓土司,黄坪营黄姓土司。二亭属于广西泗城府岑姓土司。中里、右里、土司是怎么产生的,他们有什么兴衰成败历史,要搞清楚这些居然要从唐朝开始梳理,故有这“千年沧桑话兴义”。

唐朝:初年设附唐县于黄草坝

后来被南诏国占领 成为唐王朝化外之地

  唐初的时候,南诏还不是那么强大,它要借助唐王朝的势力统一其它五诏,盘江流域,黄草坝这些地方就是唐与南诏的交界区域,即边陲。黄草坝这些地带就是两国统治者嘴边的肉,谁都想吃到嘴里吞进肚里。唐王朝采取羁縻州的形式,遥置盘州,遥置附唐县。《新旧唐书》记载“太宗贞观八年甲午(634年)改西平州为盘州,”领附唐、平夷、盘水三县,其中附唐置于黄草坝。附唐即“依附大唐”之意。在自己军事政治势力无法企及的地方,遥置州县,这不过唐王朝一厢情愿,是一种“画饼充机”的行为,官员无法派来,军队无法派来,置县不过是个空名。因此黄草坝置县不敢从唐朝初年算起。

  虽然军事政治势力无法达到黄草坝地区,但既然遥置州县了,这一地区的少数民族首领就要同唐王朝打交道,免不了去都城长安上贡,送点土特产之类,得个封号,讨点赏赐。《资治通鉴》记载:贞观三年(629年)闰十二月乙丑,牂牁酋长谢能明及兖州蛮入贡,诏以牂牁为牂州。《地理志》云:牂州,武德三年以牂牁首领谢龙羽地置。兖州,武德三年(620年)以牂牁蛮别部置。这记载说明这一史实。

  到了元宗天宝十年辛卯(751年),东爨乌蛮以其地叛附南昭,自号于矢部,盘州废了,附唐县也不存在了。南诏是一个以彝族、白族为主体的联盟制国家,势力最强大的时候,范围包括云南全省、西藏东南部、四川南部、贵州西部等地,共有三十六部,其中的于矢部统治盘江流域。盘江流域被南诏活活吞并了。2016年改盘县为盘州市,将“盘县”这一地名撤掉,越过普安州、普安府、普安卫,直追唐代的老地名,真个是“往事越千年”!普安县机关所在地称盘水,要算起来也是唐代地名,盘州辖区有个盘水县嘛!那不是普安县的前世么?

  中唐时期,南诏势力大增。它翻脸不认大唐了。咸通十四年(873年)南诏攻陷播州。山西太原人杨端应募,与其舅谢氏率令狐、成、赵、犹、娄、梁、韦七姓,明攻娄山,暗渡赤水,收复播州。罗荣五世孙罗太汪偕同征战,杨、罗子孙遂家于播州。这就说明南诏的势力范围在九世纪中叶曾达到乌江流域及贵阳以东地区。这一时期,盘江流域的黄草坝一带被南诏长期收入囊中,成为南诏的疆域。这里提到的南诏,是唐王朝的劲敌,它兴盛时期管辖的范围云南及贵州大部分,消耗了唐王朝大量的国防实力,因此有一种说法是将唐朝灭亡归结为与南诏的长期战争,史称“祸起南诏”。

  兴义这些地盘就成了南诏进攻大唐的前沿。而唐政府在四川南部、湖南东部一带设立黔中都护府,因此明初建省,贵州就简称“黔”。因为位置在黔中都护府的南面,也称“黔南”。乾隆九年贵州巡抚爱必达著有一部史书取名叫《黔南识略》,这里的黔南并不是指贵州南部,而是指整个贵州省。

宋属自杞国 以善于贩马著称

  唐与南诏相互争战,相互之间力量都大量消耗,唐灭亡了,南诏也衰亡了。五代十国时期,南诏国发生宫廷政变,最终被段氏取代,建立了大理国。宋太祖灭掉后蜀之后,没有乘胜进攻大理。据说当部下向他请示时,太祖对着地图,挥动玉斧沿大渡河划了一条线,大大方方地宣布“以南不属于大宋疆域”,这就是著名的“宋挥玉斧”的典故。由此西南地区小国林立:以大理为中心的南诏国势力范围内的大理国,还有自杞国、罗甸国等等。其中自杞国统治着盘江流域及云南东部。号称“国”,其实不过是原来南诏国一个或几个部的闲散组合,今天甲吞并乙,明天丙又灭掉甲。说它闲散,是因为它没有严格的行政管理体制。

  兴义一带北宋时期属于大理国三十六部之一,这种隶属关系较为松散,一些蛮主可自行与宋朝廷来往。自杞属于藩国,仍然要与宋史云:“乾德五年(967年)武龙州部落王子若溢、东山部落王子若差、罗源部落王子若台、训州部落王子若从、鸡平部落王子若冷、战洞部落王子若磨、罗母殊部落王子若母、石人部落王子若藏并为归德司戈。(开宝)八年(975年),三十九部顺化王子若发等三百七十七人来贡马百六十匹、丹砂千两。”这段史料提到的“王子”是指彝族家支的首领,“若”是贵族尊号,后面的用字才是他们本人的名字。入贡马匹是主要物资。顺化王所统辖的地区主题是在南北盘江流域,也就是安顺及黔西南地区,顺化王按彝族家支制度构筑的联盟式地方政权,畜牧业占有很高的地位。武龙州及其下属的七个部落其后在明代发展为普安十二营。

  《宋史》记载,至道元年(995年),其王龙汉尧遣其使龙光进带领西南牂牁诸蛮来进贡地方特产。宋太宗召见其使,询以地理风俗。“上因令作本国歌舞,一人吹瓠笙如蚊蚋声,良久,数十辈连袂宛转而舞,以足顿地为节。询其曲,则名曰《水曲》。其使十数辈,从者千余人,皆蓬发,面目黧黑,状如猿猱。使者衣虎皮毡裘,以虎尾插首为饰。诏授汉尧宁远大将军,封归化王;又以归德将军罗以植为安远大将军,保顺将军龙光盈、龙光显并为安化大将军,光进等二十四人并授将军、郎将、司阶、司戈。其本国使从者,有甲头王子、刺史、判官、长史、司马、长行、傔人七等之名。”这里叙述的是贵州苗族跳舞的情形,与今天的流传于贵州苗族地区的“芦笙舞”非常相似,至少一千多年前芦笙舞已具雏形。

  公元1100年自杞即位,从大理国独立出来,史称自杞国。自杞国灭亡于1259年那句王,存续时间大约与南宋相始终。自杞国最兴盛时势力范围,东南红水河与南宋邕州(今南宁一带)接壤,东部北盘江为界与罗甸国接壤,东北部与罗氏鬼国接壤。宋朝统治者对地方小国采取和平共处的原则,尤其是南宋时期北方的草原都被辽、金占领,战马只有靠西南地区,自杞国人以贩马为主要职业,他们将川马、滇马甚至藏马打“节节送”,到广西横山寨去交易,那里是南宋最大的军马交易市场之一,当然也将茶叶、食盐、药材、皮革等贩往沿海,茶叶甚至出口东南亚。自杞国主要靠狩猎,农业并不发达。彝族先民靠农牧兼营为生,生产过程中也产生马匹。

  淳西四年(1177)自杞国首领派使臣告知南宋官员吴儆请批准以“乾贞”为年号,宋朝邕州官员吴儆指责说“汝国你本一小聚落国,只因朝廷许汝岁市马,今三十余年,每年所德银锦二十余万,汝国如此致富,辄敢妄有需求,定当申奏朝廷,绝汝来年卖马之路。”吴儆向朝廷上奏说:“邕州化外之国,如大理,如罗甸,如西南番,皆远小僻陋……惟自杞一族,近年以来,国事强盛,独雄于诸蛮。”横山每年成交马二千余匹,一千五百匹来自自杞,以致于自杞国“拓地千里”“拥兵十万”。那么自杞国的都城在那里呢?近年来考古工作者在云南泸西县旧城,发掘了南宋古墓群和祭祀场所,出土了大量文物,综合史料记载,初步断定,旧城记为自杞国国都。当时彝语称这里为“罗必笼”。自杞人贩马一边赶往横山寨,一边喂养,有自养马、过境马、转贸马等形式。贩马的路线昆明、罗平、兴义、百色、横山寨,与南昆铁路走向相同。这表明兴义的茶马古道有千年之久。

  自杞国时期居住在盘江流域的彝族先民组成的部落,称阿旺仁家,普安称皮嫩博纪,兴义一带称磨巨,黄草坝称帅顺格,捧鲊称霭外则。普安、黄草坝等地名是元代根据彝语含义命名或转译的。黄草坝得名相传是因为盛产药材黄草,或者打草席的席草,这是明末天启年间的记载,其实黄草坝这一地名元代就有,后者作为传说是可以的。

  另外布依八音最早记载见于南宋周去非在《岭外代答·平南乐》:“广西诸郡,多能合乐,城廊村落,祭祀、婚嫁、丧葬,无一不用乐,虽耕田亦必口乐相之,盖日闻鼓笛声也。每岁秋成,众招乐师教习弟子,听其音韵,鄙野无足听。唯浔州平南县,系古龚州,有旧教坊,乐堪整异,时有教坊得官,乱离至平南,教土人合乐,至今能传其声。”这是布依八音演唱的最早记载。因布依族先民两宋时期主要居住于桂北地区,后沿南北盘江溯江而上,不断移民,西至滇东曲靖地区,北至黔中贞丰、安顺、镇宁、紫云一带,布依八音随之传播。周去非何许人也。这里需要简要介绍一下,周去非为浙东路永嘉(今浙江温州)人。南宋隆兴元年(1163)进士。淳熙中官桂林通判。东归后因问岭外事者甚多,书以代答,故名。这书是研究古代广东、广西社会历史地理和中外交通的重要史料。称布依八音为“千年古乐”、“声音活化石”是有依据的。

元朝:西部北部为彝族首领管辖

南部为布依族先民管辖 兴义正式纳入中央王朝的版图

  元朝为蒙古族建立,存在不足百年(公元1271年至1368年),但是它建立的行省制度影响至今。我们现在称“贵州省”,其中“省”即源于元朝。元朝疆域广大,为了管辖地方,元朝设中书省一,行省十一。中书省管辖大都附近,称“腹里”。

  忽必烈灭了大理国设云南行省,决心改变西南地区小国林立的局面。为了防止大理国死灰复燃,将行省的政治中心由大理迁往昆明。南宋末期,自杞国也称“于矢部”,被灭掉之后,元朝统治者支解了自杞,西部一带归云南,北部一带归四川,南部一带归湖广,贵阳则是三个行省的接合部,当时称顺元城。同时顺元城也是三省驿道的交汇之处,是西南地区的交通枢纽,直到今天贵阳也是西南地区的交通枢纽,只是驿道换成了公路铁路。

  元朝兴义北部、西部一带自然就归云南行省管辖,兴义南部一带归广西行省管辖。省以下是路、府、州、县,盘江流域主要属于普安路。普安嘛,普天之下安定和平的意思,寄托了元朝统治者的期望。

  《元史·地理志》“普安路,治在盘町山阳,巴盘江东,古夜郎地。秦为黔中地,两汉隶牂柯郡,蜀汉兴古郡,隋立牂州,唐置西平州,后改兴古郡为盘州。蒙氏叛唐,地为南诏东鄙,东爨乌蛮七部落居之。其后,爨酋阿宋逐诸蛮据其地,号于矢部,世为酋长。元宪宗七年,其酋内附,命为于矢万户。至元十三年(1276年),改普安路总管府。明年,更立招讨司。十六年(1279年),改为宣抚司。二十二年(1285年),罢司为路。”“于矢万户”土司色彩较浓,之后的普安路总管府,行政色彩更浓。

  乌蛮七部演化成为后来的普安十二营。“乌”是黑色的意思,“蛮”是对南方民族的统称,而彝族先民以“黑”为贵,据推断十二营的头目应为彝族先民。明初捧鲊营、布雄营土司头领都是彝族先民,且是龙姓,龙姓今天就是彝族。布雄营土司先姓龙,后来姓陇,不过是彝族一个家族的庶嫡之别。清初为沙姓土司。宋元时期史书上记载彝族先民为“罗罗斯”,为什么要这样称呼呢?因为彝族自称“诺苏”,其原意是黑色的骨头,是彝族社会的贵族。他们冲锋打仗或高兴的时候,高喊“罗!罗!”大理国白族称“白罗罗”,彝族则称为“黑罗罗”。明末贵州巡抚、著名学者郭子章在《诸夷》中这样叙述:

  “罗罗本卢鹿,而讹为今称。有二种:居水西、十二营、宁谷、马场、漕溪者,为“黑罗罗”,亦曰“乌蛮”;居募役司者,为“白罗罗”,亦曰“白蛮”。风俗略同,而黑者为大姓。罗俗尚鬼,故又曰“罗鬼”。蜀汉时,有济火者从丞相破孟获有功,封罗甸国王,即今宣慰使安氏远祖也。自罗甸东西,若自杞、夜郎、牂牁则以国名;若特磨、白衣、九道则以道名,皆罗罗之种也。”看过《说岳全传》的统治北方游牧民族崇尚狼,国主自称“狼主”。南方崇尚鬼神,国主自称“鬼主”。南方多蛇,又称“蛮主”。后者是很多人不曾想到的。

  夜郎、牂牁、自杞等先后统治今天的盘县、普安、晴隆、兴义等县,其中自杞是南诏地方政权38部之一,也称“于矢部”。这些小国的疆域是变化着的,不那么固定,一块地盘它的头人倒向谁,就归谁。自杞是宋代时贵州境内一个彝族地方政权,其领地在黔西南州南部区域。今天兴义市万屯镇有个地方曾经叫“罗黑”,即是黑彝居住的地方。兴义的许多地名,如捧乍、七舍、雄武、布雄、乌沙、鲁布格、品甸等,都是属于彝语的音译。

  元朝的时候居住在兴义境内的还有一个重要民族,叫“俫人”或“俫子”是,俫人是什么族别?有研究者说是古濮人,也有研究者说是古僚人,因为56个民族是新中国成立之后才确定,古时候讲什么族实际上只是一个大概,或者说是许多民族的一个综合。但是元朝时候,兴义土著居民称俫人是确切的,直至今天兴义境内的营盘、洞穴、古墓都与“俫”有关不少。什么“俫子洞”、“俫子营盘”、“俫子水井”、“俫子坟”等,有流传着“杀俫子”的传说。洪武年间,明朝军队平定普安路,这个族别就神奇地消失了。

明朝:土司与右千户所辖地犬牙交错

  明太祖洪武十四年辛酉(1381年),都督同知景双鼎自广西泗城府(即今凌云县地)攻克普安路,驻营于黄坪。(见《明史》及《景双鼎墓志》)

  明初太祖沿袭元制,设行省十二。因感于湖广行省过于辽阔,不便管理,后设广东、广西行省。二十二年(1389年)置布雄、捧鲊二营,属普安军民指挥使司。兴义一带卫所改隶云南,寻又改隶贵州都司,行政依旧属于云南、广西。设立省级军事机构贵州都司,是贵州置省的前奏。在普安卫设立前后左中右千户所,驻扎军队,同时设立十二营长官司,长官司是正七品,管理土司事务,形成了“土流并治”的局面。以下还可以有更小的土司,营长就是八品或九品,由黑彝首领担任。景双鼎平定兴义南部一带,由广西行省泗城府管辖。

  十六年,以黄昱助克普安路有功,处以黄坪营地命屯守。至二十二年,昱子光暠助平马乃土目,有功,遂命为黄坪营长世袭。今之兴义一中文庙(即圣宫),即黄坪营故址。

  明初这块地盘有三股势力交织:一支是傅友德平定云贵的部队;另一支是由广西泗城府进入黔西南景双鼎的部队;还有一支是当地土著势力,他们依附元朝。明朝军队采取剿抚并用策略,元朝残余势力逐渐被荡平,各种力度就达到一种新的动态平衡。

  明永乐十一年,朝廷设立贵州省布政使司,加上之前的都指挥司,军政机构完善,贵州成为全国第十三个行省。省级行政机构称布政使司,辖府及直隶州,府州统县。在蒙元残余势力尚在的时候,设卫所以军事弹压。兴义一带先属普安卫,后属普安府。但兴义南部依旧属于广西泗城府,西部的少数地方属于云南行省,直到雍正初年“改土归流”才正式划定与云南、广西的省际边界。这已经是贵州建省三百年之后的事了。所以说,一个省的辖区也是不断地调整扩充完善的过程,贵州建省不及今天的三分之一。其余都是从周边省份逐步划过来的。

  关于黄坪营土司,《明史·傅友德传》记载,“十四年(1381年)秋,充征南将军,帅蓝玉、沐英等将,将步骑三十万征云南。至湖广,分遣都督胡海等将兵五万由永宁趋乌撒,而自帅大军由辰、沅趋贵州。克普定、普安,进攻曲靖。”“双鼎自广西,济南盘江而北伐,殆所以策应友德,或即受友德节制,为其右翼,如胡海等之由永宁趋乌撒,之为左翼也。盖双鼎后家于黄坪,未反中土。”

  景双鼎带来的广西兵打下的地盘归泗城府土司管辖,包括册亨、望谟、贞丰及兴义南盘江河谷地带。黄草坝附近交给傅友德的部下黄昱建黄坪营,营长世袭。黄昱本来是江夏人,汉族,其部下也多为汉族,不过几百人。四周都是从广西北迁的布依族先民,战争结束后得生儿育女,找老婆只好找布依族的女子,渐渐地由汉族转化为布依族了,加上营长世袭,土司的特点愈加明显。兴义民族文化学者黄正书先生说,一滴水掉在油锅里很快就成了油,而如果一滴油掉在水锅里很快就成为水。用来解释民族融合,这很形象。无独有偶晴隆中营镇有一支从湖广过来平定“苗乱”的军队,居住在中营一带,几百年后,他们申报为“喇叭苗”,有人说是“假冒”。事实上是可以的,有个民族融合的问题嘛!难道族别是永远不变的么?黄氏为江夏汉族,而今天它居住在兴义的后裔是布依族,有什么不好理解呢?

  因为黄坪营土司与朝廷的关系比较特殊,因此经常在平叛和改造换代时审时度势,坚定地站在朝廷一边。《普安州志·黄昱本传》:黄昱,湖北武昌府江夏县人。洪武十六年(1383年),同颖国公傅友德开辟云贵,安置普安,分黄坪营之地畀之,使其子孙世袭。昱卒,子光嵩袭职。洪武二十年(1387年),征越州蛮及马乃猓猡有功,授职黄坪营营长。光嵩卒,子琼芳袭职。永乐十三年,以救军屯有功受赏有差,罗酋慈长复与马乃酋者哀、越州酋长阿资蹂躏军屯,琼芳血战救援,请师剿平。是年,改普安州。越三世至黄宗仁,嘉靖间随征铜仁红苗有功,卒,子汝桂袭。天启二年,水西安酋叛,本州猓猡应之,围困城池,杀掠军屯,汝桂率兵护救,详请援剿。继又调征郎岱。卒,子金鼎袭。贵州下六卫叛,调征有功,及清朝定鼎首先投诚。金鼎卒,子璧袭。

  捧鲊营龙姓土司就不同,它在明中后期参加过水西安酋的叛乱,清初的顺治年间参与马乃营等地的叛乱,朝廷平叛后青壮年损失惨重,余下的部族或迁徙,或隐姓埋名,捧鲊营土司势力衰减则很快,今天龙姓在兴义居住的不多。清朝廷在“改土归流”的同时设左营游击于捧鲊,驻兵镇守。

  至于布雄营土司,《明史》云:“天启三年,沙如玉兵出黄草坝,袭马乃营。”这是沙姓土司仅有的文字记载。它有自己的野蛮性,土地只准租种而不能买卖。传说吴三桂叛乱的时候曾与吴三桂打仗,被吴三桂剪灭。但也有另外一个传说,据清咸丰秀才蒋豹文的《花园山记》写到:

  花园山,其命名下可考,然古夷寇巢穴也。去郭三十里群山中层峦叠翠,三峰突起,上插重霄,及半有小峦头二,迎面壁立,两相夹照。空隙处约三里余,其中平凹,多前人遗址,断垣碎瓦莫可纪数。周五六里皆壁立千仞,山之麓有深涧,巨河迴环曲绕,洪波怒涌,汹汹逼人。相传,前明有夷人沙姓者,负隅自雄,拥众数千,盘踞此山不知若干年。明季时,所谋不轨,攻城略地,抢劫行人,往往为郡邑害。后为吴藩所翦灭。咸丰乙卯春,予馆于布雄,相距仅四里许。其俗年以三月上亥,用羊一、豕一,旅于山,村人毕至,少长咸集,如赛会。然是岁三月朔,值亥辰,予亦与门弟子数人,陟彼高冈,遂处览眺,见其形胜诡奇,如瀛洲,如海岛,不禁喟然叹曰:恃德者昌,恃力者亡,假沙氏果能修德行仁,无论其据险如此,即使平原数里,茅屋数椽,敦诗书而尚礼乐,将见子若孙循循规矩,学道爱人,尚可箕裘相继。胡为乎恃险掠地,轻人命而劫人财,是以上千天怒而假手吴藩之灭之也。有以夫弟子及村人唯唯,予览毕,登石危坐,抚景徘徊,并吊以诗。

  这里说是因为果河沙姓土司占山为王,抢劫过往客商的钱财被吴三桂剪灭。《徐霞客游记》里说沙姓土司曾攻破黄草坝,对黄草坝破坏很大,土司与土司之间互相争利,家族内部也有内讧。七舍革上古城垣的传说、捧乍打箭坡的传说、布雄花园上的传说等等,都是民间传说,不是史料记载。从考古发掘来看,七舍古城垣出土了一些绳纹陶片,说明古城垣里很早就有人类活动,同时也发现了明清钱币及房屋基础,自然说明明朝及清初这里集军事、居住功能为一体。明朝后期捧鲊营土司及布雄营土司只是拥有极少量的民间武装,《徐霞客游记》对捧鲊营土司只字不提,也是它势力衰减的表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