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天:

义龙 艺术长廊

首页 > 艺术长廊

我们相约樱花树下(外一首)

听不见鸟鸣 看不见花开寂静的城市 长江缓慢流淌跨江大桥下宽阔的滨江道路在纵情延伸 宛如一串串锁链连接着城市与天空的最后防线 九省通衢之地 骤然间万籁寂静每一扇窗户

2020-02-15 阅读全文

谁是国家脊梁(外一首)

是谁耀眼夺目,扭动腰肢就能倾倒一片是谁迷惑了年轻一代人的心智那些年轻人心中的偶像早已变身成“国家脊梁” 疫情凶险,国家有难明星、网红、小鲜肉哪去了他们

2020-02-15 阅读全文

逆行的“白衣天使”

2009年,妻子从医学院护理专业毕业后,通过层层考试成为了省人民医院呼吸科的一名护士。她担任护理工作十多年,可以说,工作上尽职尽职。因为工作性质原因,她经常要上夜

2020-02-15 阅读全文

今夜黎明

宁静的珠江即将迎来新一天黎明,他走近窗前,望向外面安静的街道。双眼有些困乏肿胀,他摘下眼镜,用手指揉了鼻梁两侧的睛明穴,回头看了看办公桌上的电脑,又是一个不

2020-02-15 阅读全文

隔空拥抱的爱

昵称为“河南广播电视台民生频道”的抖音用户,有一条抖音短视频,发布后很短时间就赢得了八百三十多万网友点赞。抖音短视频的标题为《疫情一线护士与九岁女

2020-02-15 阅读全文

我们等你平安回来

我和叶枫为了热闹,每年轮换着在对方家里共同过春节,今年在他家。 我们四人刚倒好了红酒,正欲碰杯,叶枫媳妇张璇的电话就响了。是副院长打来的,说是让她准备一下,明

2020-02-12 阅读全文

王老头的心愿

暮冬的清晨,依然寒气逼人,天空飘着蒙蒙细雨。王老头还像平日一样,戴上厚实的口罩准备出门。妻急急地问:“老王,今天是你的六十大寿,可以留在家中休息一天吗?&

2020-02-12 阅读全文

书香相伴度疫情

新春伊始,万象更新,在这个风和日丽的春日里,原本正是出外踏青,四处兜风的明媚时节,生活需要我们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之中,学生也本应坐在校园里嗅着书香,陶醉于校园

2020-02-12 阅读全文

面对疫情

一这原本是一个团圆季这原本是一个喜庆节这个世界原本应该喜庆盈盈这片土地天高云淡 绿草茵茵然而 所有的期许只能是期许所有的假如都无法成立肆虐的病毒疯涨的疫情让

2020-02-12 阅读全文

我见过用命写诗的人

隔离,让我的灵魂突然就多出那么多的时间世界也突然就缩小成了一个院子一夜之间尘世就多出了那么多的惊慌生和死突然就只隔着一个口罩2020年从岁月静好里蹿出的突然让尘世措

2020-02-11 阅读全文

在感动中度过宅时光

今年春节,除特殊需要,大部分国人因防控新冠肺炎需要,整齐划一集中在家过“宅年”。宅者一边幽默地述说着打算“初一一动不动,初二按兵不动,初三纹丝

2020-02-11 阅读全文

2月7日的雪———兼祭李文亮医师

屋顶与树梢  都庄重地 着以白色衣帽路人与司机都无声地 戴上黑色口罩他们以沉默的方式   为一个普通人 自发地吊孝那个人 为我们吹过 最后的口哨真的 我一点

2020-02-10 阅读全文

莫医生的来信

清晨,我公众号的邮箱收到一封信,是一个姓莫的医生,她说她爱好文学,一直关注我的公众号,她说此时是凌晨5点,她心里难受,她想和我说说话。 她在信中说起过年那天离

2020-02-10 阅读全文

国有战,召必回

2003年4月的一个傍晚,一位中年女军人正急匆匆地赶往部队医院,望一望街巷里的灯火,感觉往日的五彩缤纷似乎变得有点阴冷,天边的云层也变厚了,乌云漫延。 那一天是星

2020-02-10 阅读全文

心灵的慰藉 ———杨兴化散文小说集序

由胡荣胜帮助编辑的杨兴化散文小说集《山寨黎明》已经完成。他们两人都一再要我在集子前写几句话。其言谆谆,其情殷殷,不好推辞,就只好勉为其难了。俗话说,秀才

2020-02-07 阅读全文

为了一句承诺

多少次想放弃,可最终还是没有放弃,鼓起勇气把它完成了,其原因就是为了那句承诺。 前不久一天晚上,打开手机在夜里听了篇文章,说的是做人的底线,讲帮人做事要么就不

2020-02-07 阅读全文

立春前夜临窗观天井感怀(外一首)

望历知春明日归, 户墀花绽吐芳菲。毒魔肆虐月怀泪,斩却妖氛见玉晖。 初一大雪兆天佑 造物呵雷震数声,卯时飘雪到平明。瞬然人世鹅毛白,仗剑祛除冠状精。

2020-02-07 阅读全文

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

我站在千里冰封的北国祈望春天,而此时凛冽的寒风敲打着玻璃窗就像群魔乱舞 新冠病毒那狰狞的疫魔让这个冬天成了难以逾越的长夜村庄萧条空气凝结人们纷纷待在家中而此刻武

2020-02-07 阅读全文

战疫情

餐风饮露三餐淡,乌云蔽月夜风寒。遥望家国千万里,依稀笑颜梦里欢。为战疫情别亲眷,身先士卒何谓难。万众一心铸金戟,不破疫瘟誓不还。

2020-02-07 阅读全文

帕米尔高原的金草滩

从客什一路风尘赶到塔什库尔干,已近傍晚。驴友们聚在一堆商量,明天是直奔红其拉甫哨卡,还是先在塔什库尔干周边转转,在此问题上出现了分歧。驴群的爷们居多,嚷嚷着

2020-01-24 阅读全文

过年的气息

小年一过,大年越来越近,小城的大街小巷都弥漫着一种特殊的气息。 小区门口大红灯笼高高挂,园子里的树枝上也垂着一串串小灯笼,似一串串冰糖葫芦,道路两侧的花槽

2020-01-23 阅读全文

鼓乐喧天闹新春

以前,大年初三,就有人扛着牌灯来,一家一家“下帖子”了。 牌灯是一个长方形的灯厢,有柄,由人扛着。他们挨门逐户地问: “你家接龙灯不?”

2020-01-23 阅读全文

稻草上的故事

镰刀们奋勇向前,将稻子放倒,沉甸甸地伏在女人们柔软的臂弯里。之后,这些稻子被一群汉子强迫着在挞斗里与木架子摔打一阵,相依为命的谷粒与稻秆分离了,稻子成了稻草。

2020-01-22 阅读全文

针头线脑睡笸箩

母亲的针线笸箩,是一只圆圆的竹篮,大肚能容,里面盛放着许多针线布头。新鲜欲滴的青翠竹丝慢慢地变黄,母亲曾光滑细腻的面容业已苍老,一如经年的竹片。 竹制的篮子

2020-01-22 阅读全文

她,我,及其他(组诗)

她 昨夜入睡前想起一个人 她和我一起放牛,打猪草跳格儿后为争一个格儿石我们好久没说话读初中,从她家门前过她坐在房檐下我们好像互不认识有一次,四目相对我忍不住向她

2020-01-22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