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天: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长廊 > 故乡的秋天

故乡的秋天

日期:2019-09-11 09:51:37 作者: 龙君昊 责任编辑:wyc2016 信息来源:义龙新区融媒体中心 点击数:

 

 
  昔年在贵阳花溪时,秋天还算过得去,唯一不足之处就是,若秋不小心打一个喷嚏,坚强的人或是柔弱的花花草草都得患上季节的流行性感冒。此时,便会想起故乡的秋来,故乡的秋格外动人,无论在何时何地,都能看到一些野花儿,微笑着,顽强的对抗着秋雨秋风。许多人不远千里自异地他乡奔袭而来,也只不过想饱尝一下这秋,感受一下故乡的秋味。
  故乡,每逢到了秋天,各种瓜果飘香,尤其那金灿灿的稻田,更是让人万分喜爱。父辈们忙着收割,晾晒,笑容洋溢在脸上,累并快乐着。最高兴的莫过于孩子们,三五成群,提着瓶子在田野里奔跑,不一会儿,满满一瓶子蚂蚱就到手了。回到家,将蚂蚱掐掉头部,往油锅里一扔,看得掉光牙齿的老人也直流口水。到了晚上,孩子们就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双手托腮,一边静静聆听母亲们唱山歌,一边听老人们盘算着今年的收获和明年的打算,听他们讲那些过去的事情。直到冷冷秋月被云遮住,老人们的酒碗也已空,大家才不情愿的各自回家。
  当然,故乡的秋最使人怀念的还是那些远去的童年时光。秋收过后的田野,宽阔而自由,小伙伴们骑着各自的牛在赛跑,就算被摔得鼻青脸肿,也爬起来,掸掸身上的泥土,继续未完成的战役。而我由于胆小,只得死皮赖脸央求心灵手巧的大孩子为我扎一只风筝,一展幼小心灵的腾飞之梦。
  故乡的秋,到处都是稻香,到处都是孩子们的战场,到处都是羞涩的红枫,也夜夜都有听不完的故事。故乡的秋,总是让人留恋的,且秋的味,秋的色,秋的意境与姿态,也总是看不饱,尝不透,赏玩不够的。秋虽然不是名花或美酒,但当你一脚踏进故乡的土地,还没来得及洗净长途跋涉疲惫的双眼,心就醉了。无论走到哪儿,你都不会显得孤单与寂寞,一草一木总在热情的向你打招呼。也无论你自何方归来,情归向何处,故乡的秋天总能给你带来不一样的惊喜,让你常常忍不住回头,或是在心里轻轻吟唱,故乡,无论游子漂泊何方,心里思念的,只有你的模样。
  在贵阳时每年到了秋天,总要想起故乡小河塘的嬉戏欢愉,正山包的山拐枣,大水井的烧包谷,菜园子里的红薯和每天早晨妈妈煮的红薯稀饭。
  在故乡,不出门去,就在自家院子里,提一小凳独坐,静静聆听秋蝉的歌唱,感受秋风轻柔的抚摸。有时,泡一壶清茶,手执一卷书,沐浴在暖暖的阳光下,静悟书本的训诫。或什么也不做,只是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听飞鸽悠长的哨音。亦或在房子周围漫步,对着喇叭似的牵牛花红朵,自然而然的也能感觉到浓浓的秋意。说到牵牛花,我以为红色和白色最佳,在万物接近凋零的秋,红色的花朵还能这样热情,白色的花朵亦能如此洁身自好,实在是难能可贵。其次,蓝色次之,紫黑色最下。幼时的我们常常问大人,这些喇叭为什么不会响呢?大人们无从回答。后来慢慢发现,这些喇叭其实是真会响的,当秋风拂过,它们在风的引导下,一支接一支的舞蹈,一首接一首的歌唱,从不会感觉倦怠。这是专属于故乡秋天的景象。
  故乡的桂花树,也是一种能使人联想起秋来的点缀,那远看星星点点,近观密密麻麻的黄白色小花,让人产生一种身在花中不知福的错觉。当然,这桂花树也只是村子里少数几户人家的专享之物,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偷香”,我们常会借着打乒乓球之机,好好的闻一闻那浓郁的香。而那些已到思春年纪的少年们,也常会趁着夜深人静,借天空皓月之光,偷偷折几枝,回去找一个瓶子插上,置于陋室之中。静谧的夜,秋风微拂,花香四溢,远处,不时传来几声鸡鸣狗叫。此情此景,不由得使人想起古诗所言:“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有了桂花树的陪伴,人们便会不觉得秋天的落寞,或是想起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古人所说梧桐一叶而天下知秋,要我说,桂花香四野,静待有情人。有了桂花的奉献,秋便不会是一个绝情的季节。
  秋蝉也是故乡特有的一种调调,有人会觉得它的声音使人心烦意乱,也有人会认为它似在控诉自己即将走向死亡的命运,但我却将它视为秋天的一枚动词,生动、活泼、形象,如果少了它的参与,秋便少了一些鲜活的意象,乡亲们少了一个季节的闹钟,孩子们少了一些童年的乐趣。
  还有秋雨哩,故乡的秋雨比任何一个地方的秋雨都要来得绵长而柔软,就像一个温婉的女子,性格温和,绝不会轻易伤害别人分毫。
  在灰蒙蒙的天底下,忽而来一阵凉风,便轻轻柔柔的下起雨来了。缠缠绵绵的细丝,好像待字闺中的女子手中的针线,编织着美丽的梦幻。在家的时候,我常常独自一人淋着雨在正山包的山顶,斜倚香樟树静静沉思,仿佛只有此时的世界才是我的,而日子和生活也因此变得和蔼起来。秋收完的乡亲们,也难得的清闲,三三两两端坐在槽门口的石凳上,一面咂着旱烟,一面在老去的回忆里,开怀大笑。
  故乡的拐枣,一到秋天就释放无尽的诱惑,虽然拐枣树仅仅是一株,却成了我们整个秋天的甜蜜来源。还有村口的山楂,虽较之拐枣略显酸涩,但怎能逃脱我们这些小皮猴的魔掌呢,来不及请示,来不及等待,一溜烟就爬上树,大饱口福。因为树下供奉着土地公土地婆的缘故,我们没少挨打:“你个没出息的东西,土地公、土地婆都没尝呢,你就先吃了?”此时,正是秋的全盛时期,等山楂落完,秋便渐渐进入最后的挣扎时光了。 
  凡此种种,皆足以体现出人们对秋的喜爱。而秋远不是一种颓废的情绪就能概括的,只是秋的热情,秋的色彩斑斓,秋的孕育丰收一面总不被人所提及,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冷诗”多,“暖诗”少。这里边也有很多例外,比如刘禹锡就曾说:“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但不管怎样,这些或悲或喜的诗,使秋天变得更有味,更有情趣,也足见有感觉的动物,有思想的人类,关于秋,总是一样的深沉、幽怨、严厉、萧瑟。可无论我们对秋感情如何,都应得到尊重,都应怀着一颗敬畏之心去感谢秋天的孕育与赠与。
  贵阳的秋,除了比其他地方略微冷外,还有许多特异的地方。比方花溪孔学堂的晚灯,十里河滩的奇花异草,花溪公园的流水,黄金大道的落叶等等,可是色彩再浓,花样再多,对于一个都市异乡人来说,半点不及故乡秋的绵柔温暖,悠闲惬意。
  秋天,故乡的秋天,若还能留得住的话,我愿将我的生命分一些给它,换来回忆的一星半点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