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天: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长廊 > 丰硕之秋

丰硕之秋

日期:2019-10-09 10:17:51 作者: 吴瑕 责任编辑:wyc2016 信息来源:义龙新区融媒体中心 点击数:
 
  记忆中,父老乡亲们最喜欢的季节是秋天,天不那么热了,干农活不用担心中暑,最开心的是地里的丰收天天看得见。那是大地回赠给农人辛劳付出的厚礼。
  菜园里,红薯兴奋得挣开了地垄,裸露着丰腴的身子,玉米早已经腰缠万贯了,却节俭到一身衣服从嫩绿到灰白也不肯换,被阿婆收回家串在屋檐下,倒垂着诗意。花生连根挖起,一串串花生依附在根系上闪亮着撞击秋的幕幔。
  一双双满是茧花的手收缀起,让它们在庭院里各自画地为牢,躺在不再那么热烈的阳光下享受日光浴。熟透的柿子悄悄地坠落在红薯身边,啪地一声,打翻了秋的颜料盘。阿婆没牙的脸上皱纹聚拢着的丰收的喜悦里满是对大地的感恩。
  地里的红萝卜剥皮就能吃,水分多、又甜又凉,还不辣,是可以当水果吃的。在没有零食的年代,我们都生吃。我最喜欢吃的杨花萝卜,这种萝卜红皮,个头小,圆圆的,和大枣般大小,甜丝丝的,水分多,能吃出梨子的味道。之所以称杨花萝卜,因为这种萝卜只在杨树开花的季节才卖,不几天就老了,下市了,那美味存在我深深的念想里。
  秋天,菊花黄了,螃蟹可以吃了,看菊花、吃螃蟹赋诗,是文人雅士秋天的必修课。我还记得《红楼梦》一书中,大观园的才子才女都在秋天为螃蟹写过诗,具体我背不出。我不喜欢螃蟹的面目狰狞和手脚多动症,那年我去高淳朋友家,朋友买了8只固城湖螃蟹送给我,还教我怎么做,一个劲地说螃蟹味道如何之美。可惜,我在回家的公交车上,有个乘客看中了我的螃蟹,出高价虔诚地要买,我经不住陌生人的求情,卖了。
  夏天带着绿刺的嫩黄瓜好吃,水多得很,秋天的黄瓜味道也不差,贴秋的季节吃秋黄瓜正好减肥瘦身。要想不见老,一天一把枣。秋风一吹,树上的枣子就胖了、红了,摘了在井水一泡就可以吃了,黄中泛红的枣子里甜甜的味道有乡村的日月精华,有我们馋了一个春天一个夏天的期盼。
  建国70年,遍地辉煌,秋天的菱角已经不爱吃了,剥皮太麻烦,猪肉更是远观,脂肪肝要防、减肥更是长修课。新土豆已经上市了,农家的土豆不像荷兰的土豆大得吓人,是小的,江浦人把土豆说成地蛋,其实很形象,土豆如同小家碧玉,瘦着农人营养不良的岁月。青椒土豆丝、鸡块土豆、红烧猪肉炖土豆,味道都很好。我最爱吃的是土豆沙拉,煮熟的土豆去皮切丁,加烤熟后切成丁的QQ肠、汉堡酱、鲜美酱,拌匀,上桌时加入碎荷兰芹菜末。烤熟的培根段,卧在土豆泥里,星星点点的芹菜末,很吸引眼球。
  走在村庄里,嗅着秋天的气息,秋的丰硕和辉煌70年,就在眼睛里一起丰盛。